昭然先生

这里昭然~咸鱼一枚,入刀乱D5文豪我英全职乙女无法自拔,请多指教(❁´◡`❁)*✲゚*

【刀乱×D5】不好好当审神者去什么隔壁解电机⑩

前文请戳头像

肥大的一章(๑>؂<๑)

食用愉快~





“我,我马上联系总部!”

狐之助急得满头大汗。

“啊!信号中断了!”

麻木地看着变黑消失掉的屏幕,狐之助觉得下一个消失掉的就会是它。

“这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长谷部碎碎念在房间里绕圈。没有审神者的命令,他无法带队出阵,也到不了欧丽蒂丝庄园。

三日月眉头紧锁。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小乌丸大人了。”

药研抽出自己的本体。

“我相信大将。”

欧丽蒂丝庄园。

“碰!”

玛尔塔的信号枪在敌太刀的身上留下一个窟窿,敌太刀似乎更愤怒了。

“可恶,我的攻击没有用。”

玛尔塔咬牙丢掉了手中的信号枪。

“怎么可能?陆奥守的枪都是可以的。”

艾玛拽住了审神者的袖子。

“它们到底是什么?新的监管者?!”

审神者似乎恢复了平静。刚刚毫无表情的脸上,一侧嘴角上扬,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她轻轻拉下艾玛的手,右手撑住桌面猛一发力,身体腾空旋转180度,踢向最近的一把敌打刀的脖颈。

鞋尖处,不知何时伸出锋利的刀尖,隐隐闪烁着寒光。

敌打刀轰然倒地。

另一边,小乌丸手起刀落,三把敌刀灰飞烟灭。

审神者随手解决掉最后一把敌胁差。

“它们可不是监管者,小姑娘。”

她擦拭着自己的佩刀,语气轻快。

“约瑟夫可比它们好看多了。”

审神者笑意吟吟,但在场所有人只觉得背上涌出一股寒意。

“你们忙啊,我去处理点事情。”

说着,审神者不带一丝云彩的离开。

红衣黑发的少年站在原地,身体挺拔的宛如一株修竹。

求生者们面面相觑,长处一口气,开始为下一场游戏做准备。

欧丽蒂丝某处昏暗的房间。

“嘭!”

电子屏幕前,佝偻的身影被突然袭击摔倒在地上。

“你是什么意思?”

他的衣领被人薅起。

“咳,呵,就是字面上……有闲杂人等参与了游戏……”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清亮的声音充满愤怒。

“一遍遍进行着那种无聊的游戏,也该到此为止了。”

“无聊?”

声音兴奋到狰狞扭曲。

“看着猎物四下奔逃,无助恐惧的样子,又怎么会无聊呢。”

佝偻的身影顿了顿,继续道。

“我决不允许打扰这场神圣的游戏,绝不!”

“是吗?”

清亮的声音淡淡道。

“你已经变成了你所厌恶的人。”

“我不会纵容你的,和当年一样,无论你又做了什么。”

清亮声音的主人离开,只剩下佝偻的人影跌坐在地上。

“呵呵,我已经无法回头了……”

他扯开领口,屏幕幽蓝的光下,紫黑色的印记发出不详的光芒。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hiahiahia剧情快进ing

偶还有很多存稿~( ̄▽ ̄~)~

就是懒得打字诶*罒▽罒*


【刀舞繁花】刀舞繁花の小铺(目录)

2XXX年,“刀剑乱舞online”联合“昭然科技”实力打造全球首款全息模拟恋爱养成处理器“刀舞繁花”,实现您与刀剑男神的破次元接触,与他们一同生活,战斗,成长……培养独属于您与刀剑男神的羁绊吧~

*

请选择您倾心的颜色♡

*

【绀色】

*

【确认】

*

正在读取中♡

祝您体验愉快(。・ω・。)ノ♡

【刀舞繁花】刀剑男神的日常养成计划(玉色篇)

第二弹走起~

食用愉快~

2XXX年,“刀剑乱舞online”联合“昭然科技”实力打造全球首款全息模拟恋爱养成处理器“刀舞繁花”,实现您与刀剑男神的破次元接触,与他们一同生活,战斗,成长……培养独属于您与刀剑男神的羁绊吧~

*

请选择您倾心的颜色♡

*

【玉色】

*

【确认】

*

登录成功!

恭喜您获得“刀舞の繁花”处理器

请收取物品*一根玉色呆毛

开启剧情〈太阳雨〉

*

正在读取中♡

*

(小狐丸の场合)

〈初次见面〉

哟,你就是主公吗?看起来好小呢。想要小狐的公主抱吗?

[小狐丸猩红的眸子注视着你,嘴角弯起,露出一颗小小的虎牙]

唔,不想被刚见面的陌生人公主抱吗?那么自我介绍一下好了。在下小狐丸,“小”只是谦词,并不是真的小哦,请多指教,主公大人~

〈进餐〉

油豆腐真是美味呀,百吃不厌——一直盯着小狐看呢,怎么了?

[目光落在油豆腐上]

因为看着小狐吃的很香所以也想吃……这种理由真的很可爱呀。

想吃的话直接说就好了,小狐的一切都是你的。来,啊~

〈出阵〉

[皱眉]

出阵任务……小狐和你一起去。

[索敌]

首先进行侦查吧……跟在我身后,注意保护自己。

[轻伤]

受伤的是我吗……这点小伤不算什么,更令我心疼的是你的泪水。

[重伤]

毛没有以前光亮了……我是不会让你们伤害她的——做好觉悟了吗,野生狐狸的一击可是很痛的。

〈永别.BE〉

[执子之手,却是行向殊途,不见同归]

你……真的很适合白色呢,纯洁无瑕,就像天地间的精灵。

可惜,小狐无福看见你最美的样子……

万物终有一死,请您,不要介意。

听说,狐狸娶亲会下太阳雨呢……

[只是听说而已]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刀舞繁花】刀剑男神的日常养成计划(绀色篇)

刀剑乱舞段子

食用愉快~( ̄▽ ̄~)~





2XXX年,“刀剑乱舞online”联合“昭然科技”实力打造全球首款全息模拟恋爱养成处理器“刀舞繁花”,实现您与刀剑男神的破次元接触,与他们一同生活,战斗,成长……培养独属于您与刀剑男神的羁绊吧~

*

请选择您倾心的颜色♡

*

【绀色】

*

【确认】

*

登录成功!

恭喜您获得“刀舞の繁花”处理器

请收取物品*一根绀色呆毛

开启剧情〈明月与花〉

*

正在读取中♡

*

(三日月宗近の场合)

〈初次见面〉

哈哈哈,居然有小姑娘会选择老爷爷呢,甚好甚好。

[三日月牵起你的手,倒映着新月的眸子注视着你]

那么,小姑娘愿意陪老爷爷喝喝茶吗?

*

〈晨起〉

[阳光洒下,屋外传来清脆的鸟鸣,一道身影坐在不远处]

早上好啊,小姑娘,又是新的一天。

为什么起的这么早……哈哈哈,大概是老人家的睡眠比较浅吧。

嘛,若是小姑娘愿意陪我睡的话倒是另当别论呢。

啊啊,脸红了。

别害羞,来,坐下来和老爷爷喝茶吧。

*

〈睡前故事〉

[连续一周十一时之后活动]

嗯,被老爷爷吓了一跳?

看到小姑娘房间的灯还亮着……到了女孩子应该睡觉的时间了哦。

没有做完老师布置的任务吗?唔,那还真是伤脑筋呢。

让老爷爷帮忙好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无论如何也到了休息的时间了。来,完成最后一笔去睡觉吧。

[扯袖子]

[嘟嘴]

撒娇的小姑娘真是可爱啊……哈哈哈,睡前故事吗?

老爷爷只知道一些陈年旧事呢。从哪里讲起好呢?

[随着三日月的缓缓道来,你渐渐陷入沉睡]

睡着了啊……有些伤脑筋呢。

*

〈生日快乐〉

今天是小姑娘的生日。

什么,老爷爷为什么会知道……哈哈哈,这不是很显而易见的事情吗?

[因为我一直在关注着你啊]

来,拿好,这是你的礼物——好大?!嘛,无论是人,刀还是礼物,还是要大一点的比较好,不是吗?

想在老爷爷的生日回送礼物吗?嗯……

小姑娘又长大一岁了,老爷爷有些等不及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更文使人好运

养成计划打算开一个系列

因为三次元的原因(主要还是懒)更新会比较慢,请大家谅解鞭策(๑•̀ㅂ•́)و✧

欢迎米娜桑评论点梗


PS.小天使们的留言昭然都有看哒,由于某些不可抗因素(比如没收手机ヘ(;´Д`ヘ))一般留言会延迟一周左右_(:з」∠)_

么么哒笔芯(。・ω・。)ノ♡


【刀乱×D5】不好好当审神者去什么隔壁解电机⑨

您的好友“时空溯行军”上线。

不接受板砖投石兵一刀斩

食用愉快~



“嗡——”

电门通电,已经是一刀斩也不能挽救的局面了。

四人逃出,这一局游戏,当然是求生者大获全胜。

但回到求生者宿舍,得知结果的四人脸色难看。

“什么?游戏失败?!”

果然是过程多欢脱,结局多打脸。

威廉一拳砸在桌子上。

“今天四个人全部逃脱了,应该是大获全胜才对。”

“很遗憾,”

艾米丽“啪”得一声合上战绩簿。

“庄园主说,因为有其他的人员参与游戏。”

“这么说来,白夜小姐的助手是不被允许参与的咯?”

弗雷迪擦了擦眼镜片。

真是可惜呀,这么大的助力却不能用……看来得想其他办法了。

审神者面无表情,却带着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势,比怒发冲冠更可怕。

“白夜小姐,你怎么了?”

艾玛担忧的看向她,突然打了一个冷战。

“你没事……等等,是不是突然变冷了?”

一直老神在在的小乌丸站起身。他左手按住腰间的刀鞘,右手伸向胸口的针孔摄像机。

“看来,来了了不得的不速之客呢。”

菲欧娜握紧圣门之钥,喃喃道:“不详的气息……”

在求生者们惊恐的注视下,一道道黑影在破旧的大厅中显露出轮廓。

“天哪,他们是什么?新的监管者?!”

特蕾西瑟瑟发抖。

小乌丸手中的刀嗡嗡作响。他血红的眸子微微眯起,一字一顿道。

“时空溯行军。”

“时空溯行军!”

本丸众刀们下意识作出防御动作,才发现自己还穿着内番服坐在显示器前。

三日月锐利的目光扫向狐之助。

“不是说不会出现那种东西吗?”

一期一振看向狐之助的目光像是在看一具尸体。

长谷部已经去集结队伍准备出阵了。

今天的狐之助感觉自己凉凉。

“我,我马上联系总部!”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听说更文能带来好运

希望偶能考试顺利_(:з」∠)_

已经要靠存稿活着的我宛如一条咸鱼怅然若失


【刀乱×D5】不好好当审神者去什么隔壁解电机⑧

突然诈尸
想起好久没更解电机了……
摸着良心我有罪_(:з」∠)_
不接受板砖投石兵一刀斩
前文请戳头像▲
食用愉快~





乌鸦小可爱?
好吧,里奥承认,当他看到空地上满地的乌鸦时内心是崩溃的。
一个红唇皓齿的小姑娘(?)就坐在坦克上看着他。
新地图,百鸟朝凤,不,是百鸦朝父。
“这些孩子们很喜欢为父呢,果然乌鸦要比乌龟老谋深算啊。”
小乌丸真是觉得这里亲切极了。
小乌丸:仿佛活在自己的BGM中。
里奥:……
长时间不破译会被乌鸦发现,里奥知道;
威廉奈布克利切有破机debuff,破机会爆花,里奥知道;
乌鸦可以为监管者提供求生者位置,里奥也知道;
他怎么就没听说过原来乌鸦也可以反向骚扰监管者呢?
“哇、哇、哇……”
里奥觉得自己的头上飞满了乌鸦,各种意义上的。
今天绝对是奈布游戏史上最开心的一天,没有之一。
没有讨厌的乌鸦,没有讨厌的密码机,想怎么皮就怎么皮。
开心的奈布和威廉一会儿走一字形一会儿走S形。
里奥盯着满地的乌鸦,偶尔瞥到不远处皮上天的三个人,欲哭无泪。
“咔嚓。”
只剩一台密码机了。
直奔下一台密码机的审神者抹了一把汗,微微一笑。
不愧是父亲大人……带小乌丸来真是对了。
但是威廉奈布克利切,这不是你们让我一个人破五台机的理由!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emmm其实鱼唇的昭然已经有一阵没碰游戏了Ծ‸Ծ
感觉自己很方脏啊
约瑟夫小哥哥真是美如画

【刀剑乱舞(药研婶)】贪生怕死(下)

完结撒花~
被自己的进度蠢哭了
还是不要脸的跪求红心蓝手评论
食用愉快~

【刀剑乱舞(药研婶)】贪生怕死(上)
【刀剑乱舞(药研婶)】贪生怕死(中)

(28)
我早该想到的,时空溯行军力量增强。
回到房间,我找出那套一拿到就被我压在箱底的审神者出阵服。
审神者战斗守则第七条,审神者随同出阵,可根据战况进行指挥,提升刀剑战斗力。
第二天,我一身戎装站在他们面前。“我和你们一起出阵。”

(29)
药研愣了一下,然后向我伸出手。
那笑容宛如一朵鸢尾绽放在他的唇角。
“好。”
“我会保护你的。”
不是“大将”,是“你”。

(30)
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我会做出与那天相同的选择。
情报错误,我们被围困在阿津贺志山的一个山坡上。
我们,还有另外两队审神者随队的队伍。
面对潮水般不断涌上前来的时空溯行军,所有人的心中都升起一股无力感。
萤丸的制服已经破损;山姥切的披风早已不见;虎彻兄弟不知是第几次二刀开眼……
眼前还是无穷无尽的时空溯行军,那个身材娇小的审神者小腿上的伤深可见骨,她面如金纸,挣扎着将白符扔出去;另一个梳着高马尾的审神者紧紧地抿着唇,她的一期一振攥着她的手,阻止她打开那卷生命卷轴……

(31)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场赌上生命的博弈。前线崩溃,我们,和后方正在撤离的大部队,不会有第二个结局。
药研挡在我的身前。
他满脸血痕,别过头,轻轻的说道:“我会保护你的,别害怕。”
我伸出手,拭去他脸上的鲜血。
然后,我听见自己平静到冷酷的声音。
“让开。”

(32)
“神圣之火持续只有三十秒,”
“所有刀剑可以进入无敌状态,”
我用平生最大的声音喊道:“别犹豫,一波走起啊。”
“超级御守,启动。”

(33)
金光亮起。
局势逆转的过于突然,时空溯行军措手不及。所有人疯狂的输出,终于再次打退了时空溯行军的进攻。
我的身体在神圣之火中燃烧。
呵,这可是无敌buff。
最后,我在药研充满惊愕与绝望的眸子中看到了即将燃尽的,微笑的自己。
“照顾好大家,还有,”
我爱你。

(34)
切,不甘心。
没办法,御守都是消耗品,破碎了就是破碎了。即使我是时之政府研究出的超级御守。

(35)
如果你一出生就被告知了自己的死亡,你会怎样?
我不知道,我贪生怕死。
面对那些不知何时会耗尽我生命的刀剑,我只能一味逃避。
现在想想,我会那么亲近药研,是因为他高明的医术吧?
真是可笑,到头来耗尽我生命的,是我自己。
心甘情愿。

(36)
这样,一切就结束了。

(37)
……吗?

(38)
我坐在轮椅上,看着我家刀刀们将时之政府研发部的人挡在本丸外,笑得前仰后合。
想把唯一一枚可以自动恢复灵力的超级御守带回去?呵呵,窗户都没有!
审神者是我们的!
药研说我的体内存在一个灵力源,这次只是因为突然透支才会导致昏厥。只要使用得当,我再也不用担心哪天会因为被使用而破碎掉。
再过两周,我的腿也能恢复了。

(39)
“这里风大,小心着凉。”
“反正也没关系,”我耍赖似的抱住来人的腰。“我可是很强的——啊嚏!”
药研揉了揉我的毛,推动轮椅。
“药研。”
“怎么了?”
“阿津贺志山没什么意思,等我好了,我们两个单刷池田屋吧!”
“好。”
“药研。”
“嗯?”
“药研~”
“什么……”
“我爱你。

(40)
少年的胸口,金色的御守闪闪发光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昭然史上最长的短篇!
我做到了!
偶不再单纯是一个段子手了!
【然并卵】
接下来会抓紧一下“好婶表修机”的进度
然后接着短篇
开学后狗啃似的更新看得我男默女泪
一直以来蟹蟹大家

【乱舞繁花(药研婶)】贪生怕死(中)

试图转型
跪求红心蓝手评论
食用愉快~

【刀剑乱舞(药研婶)】贪生怕死(上)
【刀剑乱舞(药研婶)】贪生怕死(下)

(14)
我攥着御守的手松了又紧。
“大将,您的脸色很差。”
药研担忧的看着我。
“我没事,药研。”
如果是他的话,可以问问吧……
我鼓足勇气。
“我不给你们御守,会不会,会不会很讨厌?”

(15)
“我怎么会因为这样就讨厌大将呢?”
药研一愣,随即温柔道。
“其他人也不会这样认为的,您大可不必这么想。”
我闭上眼睛,想起仓库里时之政府发的,落满灰尘的御守,轻轻摇头。
“不是这样啊……”

(16)
“药研,借我靠一会。”
我将头缓缓抵在药研的肩膀上。
“都怪我没用……”
药研抚摸着我的头发。
“不是您的错。”
透过黑色半掌手套,我能清晰的感受到掌心传来的温度。

(17)
第一部队出阵归来的情景吓了我一跳。
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伤,宗三更是被长谷部背回来的。
“怎么会这样……”
我喃喃道。
“那个时代不应该……”
“时空溯行军的力量增强了,”
安定沉声道。
“宗三先生替我挡了一刀才……”
伤员被送进手入室,药研照顾。
“啊啊,好像要主人亲自手入啊~”
今剑的撒娇中露出疲惫。
“今剑,主人很忙,别闹了。”
躲在门后的我落荒而逃。

(18)
深夜,所有人都睡下了,我悄悄来到手入室。
“伤员们都已手入完毕,”
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我一跳。
“宗三还在观察期,他在休息。”
我沉默着,看着月光下少年纤细的身影。
“大将应该早些过来的。”
他生气了……
我眼中茫然,心里生出一股无措。满是冷汗的手将衣角拽的皱皱巴巴,酸意涌入鼻尖。
“别哭啊。”
药研伸出手指拭去我眼角的泪水,耳边传来一声细微的叹息。
“真是狡猾啊,大将。”

(19)
我愕然地看着眼前突然放大的清秀脸庞。
半晌,额头上温热的触感消失。
月光下,少年的面颊上浮上一丝绯红。
“咳咳。”
药研轻咳道。
我的大脑瞬间短路,下一刻一个想法脱口而出。
“难道……你喜欢我?”
药研咳的更大声了。

(20)
“为什么……”
“因为大将一直比任何人都在乎我们的状态吧?”
不是啊,明明是我贪生怕死啊……
我突然想哭。

(21)
“……短刀,药研藤四郎;队长,烛台切光忠,以上。”
隔天,依旧是长谷部代替我公布出阵名单。
“另外,主人让我把这个转交给你们。”
长谷部打开手中的包裹。里面,是金光闪闪的御守。

(22)
“大将。”
晚上,药研未脱下出阵服便来找我。
那双紫色的眸子亮晶晶的。
“我们今天杀到了王点,我得到了誉。”
“那很好啊,”
我有一丝紧张。
“有,有没有受伤?”
“毫发无损。”
药研的右手抚上胸口。
“大将的御守,我有保存好。”

(23)
我松了一口气,放在膝头的手松了又紧。
“那个……本来就是用来保护你们安全的。”
我下定决心,抬头看向他。
“药研,我很怕上战场,很怕很怕。我希望它,能代替我保护你们。”
“大将的安全,由我来守护。”
药研吻了吻我的额头。
糟糕,脸上像着火了一样……

(24)
最近,本丸的效率很高。
我终于不用遭受每周一次的点名批评了。
我该高兴的吧?
可惜,这种幸福时光,对于我这种苟且偷生的人来说注定是不能够的。

(25)
那天,时光传送装置的金光闪过,浓重的血腥味惊动了整个本丸。
我第一次奔到了手入室,我一直不愿意踏足的地方。
“不是,不是有御守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他们濒临碎刀的样子令我近乎崩溃。
我已经,分不清自己在疼什么了。

(26)
“抱歉,都是我太心急了。”
身为队长的一期一振道歉。
“不是一期哥的错,”
药研面色苍白的开口。
“是我索敌失误。时空溯行军的力量超出了预期。”
他在我的注视下低下了头。
“……没有珍惜您给的御守。”

(27)
“谢谢你能注意这个。”
我用一种奇异的目光看了他一眼,手中捏出一个手诀。
众目睽睽之下,一道刺眼的光芒从我的体内迸出。
那是纯粹的灵力,所有的刀剑恢复到樱吹雪的状态。
我在一干刀剑惊愕的目光中,沉默的离开手入室。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刀剑乱舞(药研婶)】贪生怕死(上)

尝试转型,全文修改
跪求红心蓝手评论
食用愉快~

【刀剑乱舞(药研婶)】贪生怕死(中)
【刀剑乱舞(药研婶)】贪生怕死(下)

(0)
时之政府研制出一种新御守。
据说,装备这种御守,即使全队战线崩溃,也能被平安带回本丸。
此消息一出,爱刀心切的婶婶们再也坐不住了。毕竟在这段时空溯行军与日俱增的时期,有了这种御守推图不是梦。
最重要的是自家刀刀的安全多了N层保证啊啊啊。
不过,目前该御守处于测试阶段,距离上市还有一段时间。

(1)
我敢肯定,强迫我在卖身契,啊不是,入职申请书上签字的那个人只是肤浅的相中了我的灵力。
我这么重视安全的谨慎特点怎么一点都没被发现呢?
我一边想着,一边将扯着我的裙角企图将我拽去出阵的狐之助扔出了房间。

(2)
灵力MAX,其余各项都是F,入职以来从未上过战场……
例行周会,我在诸位同僚强烈谴责的目光下笑得尴尬又不失礼貌。
“大将真的不考虑做出改变吗?”
黑发紫眸的少年握着我的手,轻声问道。
“我会保护大将的。”

(3)
“我不要。”
我一边回握住他的手,一边特理直气壮的说道。
“我上战场就是去送死!”
药研顶着众目睽睽的压力凑到我的耳边。
“不会的,大将很厉害,而且我一定会保护大将的。”
我把头摇得像一个拨浪鼓。

(4)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贪生怕死。
我,首玉,审神者,优点:灵力爆表,被誉为“行走的灵力源”。
缺点:贪生怕死。
说起来,每周都要陪我受到批判目光的洗礼,真是辛苦药研了……

(5)
“哟,大将,我是药研藤四郎,我的兄弟们还好吗?”
见到他的第一刻,我便感到一种莫名的安心。
大概是因为他医术高明?
这对于一个处于陌生且动荡环境中恐惧的人来说实在是难得可贵。
所以,药研一直是我的近侍。
即使他做出来的食物苦的要命。

(6)
“我会保护好大将的。”药研认真道。
其实他一直在这么说。
“如果不放心的话就带上我吧”之类的。
明明我们的身高相仿——或许我还要高上一些,我却从他略显单薄的身躯看到了坚定的保护姿态。
“我当然知道啊。”
心底蔓延开奇怪的感觉。这是怎么了?

(7)
我和隔壁的婶婶在演练场进行日课切磋。她望着不远处旗鼓相当的两支队伍,感叹到:“明明你的推图速度堪比PAPA,但你家刀却这么厉害。”
我十分得瑟。
“因为我灵力高啊。”

(8)
呃,被她近身,然后摁在地上摩擦了。
在“啊啊啊灵力高的欧洲人”摇晃领子的怨念中,我轻描淡写地笑了。
厉害,才不会受伤。

(9)
可惜,我没能得瑟多久,时势比人强。
连着三个月,时空溯行军的攻势猛增。
然而,在几次联合作战中,我们的队伍屡次在距王点一步之遥时撤退,险些使大部队陷入困境,也错失了剿灭时空溯行军的最佳时机。
周会上,我被主席训的抬不起头来。

(10)
“为什么撤退?为什么撤退!”
“我没有给出阵刀剑装备御守,”
等他说的口干舌燥,我才平静的接了一句。
“会碎刀的。”

(11)
“发给你的年终奖呢?小判呢?被你吃了吗?”

(12)
隔壁前辈来找我时满脸的不赞成。
“你不是很喜欢那孩子吗,为什么不随队出阵,也不装备御守?”
她略带责备的说着,塞给我一个蓝色的御守。
“受伤的话心疼的还是你吧,要好好爱惜他们哦。”
“我……”

(13)
蓝色御守上前辈的温度还未散去。
爱惜……他们吗?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这是和药总谈恋爱(⑉°з°)-♡
应该……甜?
呃女主会给人一种渣婶的感觉?但请相信她吧~( ̄▽ ̄~)~
欢迎评论(๑>؂

【刀乱×D5】不好好当审神者去什么隔壁解电机⑦

欢迎父亲大人到来庄园~
剧情慢热
不接受板砖投石兵一刀斩~
上一篇在这里▼
不好好当审神者去什么隔壁解电机⑥
食用愉快~




“……”
“……”
一秒变怂。
他们又不是那位大佬,找庄园主就是分分钟送上门被秒的节奏啊。
所以,当审神者与本丸的父亲大人抵达欧丽蒂丝庄园时,一群人开始大眼瞪小眼。
“这就是你带来的帮手?”
威廉不屑道。
“这么瘦弱能干什……”
他的话音未落,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所有人眼前一黑,四……五人上桌。
其余四个人看着坐在长桌上老神在在的小乌丸,面面相觑。
小.真上桌.乌.爸爸.丸。
“哦呀,时空溯行军的偷袭吗?守护晚辈也是为父的责任啊。”
小乌丸双眸微微眯起,伸手按住刀柄。
审神者不满意地摆弄头发。
“臭小子越来越随便了,居然搞突袭……连口水都没喝呢,哪门子的待客之道。”
通过监视器观战的某人连打了几声喷嚏。
瞧瞧今天的选手,奈布,克利切,威廉,都是皮(断腿)的好手啊。
奈布将护臂放在桌上,一脸严肃。
“白夜,你带着她去解电机吧,屠夫交给我们,别让小姑娘受伤了。”
小姑娘……针孔摄像机那头,刚刚连接成功的众刀们听到这句石破惊天的发言后似乎听到了什么破碎的声音。
那位戴绿帽的(划掉)先生,祝您好运。
小乌丸浅笑的脸上出现一丝裂痕。
“看来为父被小瞧了呢。”
为父……
奈布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军工厂,里奥值班。
本想趁着周末和闺女交流一下感情的厂长看到今天的求生者名单更不爽了。
都是些猴子似的家伙!既然有小姑娘在,早知道让杰克来了!
里奥颠了颠手中的脆脆鲨。
今天军工厂的风不是很喧嚣啊——呸,不对。
里奥终于发现了不妥之处。
乌鸦呢?
总是为监管者通风报信的乌鸦小可爱呢?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恭喜偶解锁新技能“超链接”
似乎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也可以了呢
(ಡωಡ) (ಡωಡ) (ಡωಡ)
果然一放假整个人都变懒了。
咸鱼躺平
最近又入了我英的坑……
已经听到我家三日月磨刀霍霍的声音了
炒鸡喜欢相泽老师
来来来,谁谁谁陪我来一段师生恋(ಡω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