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然先生

这里昭然~咸鱼一枚,入刀乱D5文豪我英全职乙女无法自拔,请多指教(❁´◡`❁)*✲゚*

【刀舞繁花】刀剑男神的日常养成计划(绀色篇)

刀剑乱舞段子

食用愉快~( ̄▽ ̄~)~





2XXX年,“刀剑乱舞online”联合“昭然科技”实力打造全球首款全息模拟恋爱养成处理器“刀舞繁花”,实现您与刀剑男神的破次元接触,与他们一同生活,战斗,成长……培养独属于您与刀剑男神的羁绊吧~

*

请选择您倾心的颜色♡

*

【绀色】

*

【确认】

*

登录成功!

恭喜您获得“刀舞の繁花”处理器

请收取物品*一根绀色呆毛

开启剧情〈明月与花〉

*

正在读取中♡

*

(三日月宗近の场合)

〈初次见面〉

哈哈哈,居然有小姑娘会选择老爷爷呢,甚好甚好。

[三日月牵起你的手,倒映着新月的眸子注视着你]

那么,小姑娘愿意陪老爷爷喝喝茶吗?

*

〈晨起〉

[阳光洒下,屋外传来清脆的鸟鸣,一道身影坐在不远处]

早上好啊,小姑娘,又是新的一天。

为什么起的这么早……哈哈哈,大概是老人家的睡眠比较浅吧。

嘛,若是小姑娘愿意陪我睡的话倒是另当别论呢。

啊啊,脸红了。

别害羞,来,坐下来和老爷爷喝茶吧。

*

〈睡前故事〉

[连续一周十一时之后活动]

嗯,被老爷爷吓了一跳?

看到小姑娘房间的灯还亮着……到了女孩子应该睡觉的时间了哦。

没有做完老师布置的任务吗?唔,那还真是伤脑筋呢。

让老爷爷帮忙好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无论如何也到了休息的时间了。来,完成最后一笔去睡觉吧。

[扯袖子]

[嘟嘴]

撒娇的小姑娘真是可爱啊……哈哈哈,睡前故事吗?

老爷爷只知道一些陈年旧事呢。从哪里讲起好呢?

[随着三日月的缓缓道来,你渐渐陷入沉睡]

睡着了啊……有些伤脑筋呢。

*

〈生日快乐〉

今天是小姑娘的生日。

什么,老爷爷为什么会知道……哈哈哈,这不是很显而易见的事情吗?

[因为我一直在关注着你啊]

来,拿好,这是你的礼物——好大?!嘛,无论是人,刀还是礼物,还是要大一点的比较好,不是吗?

想在老爷爷的生日回送礼物吗?嗯……

小姑娘又长大一岁了,老爷爷有些等不及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更文使人好运

养成计划打算开一个系列

因为三次元的原因(主要还是懒)更新会比较慢,请大家谅解鞭策(๑•̀ㅂ•́)و✧

欢迎米娜桑评论点梗


PS.小天使们的留言昭然都有看哒,由于某些不可抗因素(比如没收手机ヘ(;´Д`ヘ))一般留言会延迟一周左右_(:з」∠)_

么么哒笔芯(。・ω・。)ノ♡


【刀乱×D5】不好好当审神者去什么隔壁解电机⑨

您的好友“时空溯行军”上线。

不接受板砖投石兵一刀斩

食用愉快~



“嗡——”

电门通电,已经是一刀斩也不能挽救的局面了。

四人逃出,这一局游戏,当然是求生者大获全胜。

但回到求生者宿舍,得知结果的四人脸色难看。

“什么?游戏失败?!”

果然是过程多欢脱,结局多打脸。

威廉一拳砸在桌子上。

“今天四个人全部逃脱了,应该是大获全胜才对。”

“很遗憾,”

艾米丽“啪”得一声合上战绩簿。

“庄园主说,因为有其他的人员参与游戏。”

“这么说来,白夜小姐的助手是不被允许参与的咯?”

弗雷迪擦了擦眼镜片。

真是可惜呀,这么大的助力却不能用……看来得想其他办法了。

审神者面无表情,却带着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势,比怒发冲冠更可怕。

“白夜小姐,你怎么了?”

艾玛担忧的看向她,突然打了一个冷战。

“你没事……等等,是不是突然变冷了?”

一直老神在在的小乌丸站起身。他左手按住腰间的刀鞘,右手伸向胸口的针孔摄像机。

“看来,来了了不得的不速之客呢。”

菲欧娜握紧圣门之钥,喃喃道:“不详的气息……”

在求生者们惊恐的注视下,一道道黑影在破旧的大厅中显露出轮廓。

“天哪,他们是什么?新的监管者?!”

特蕾西瑟瑟发抖。

小乌丸手中的刀嗡嗡作响。他血红的眸子微微眯起,一字一顿道。

“时空溯行军。”

“时空溯行军!”

本丸众刀们下意识作出防御动作,才发现自己还穿着内番服坐在显示器前。

三日月锐利的目光扫向狐之助。

“不是说不会出现那种东西吗?”

一期一振看向狐之助的目光像是在看一具尸体。

长谷部已经去集结队伍准备出阵了。

今天的狐之助感觉自己凉凉。

“我,我马上联系总部!”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听说更文能带来好运

希望偶能考试顺利_(:з」∠)_

已经要靠存稿活着的我宛如一条咸鱼怅然若失


【刀乱×D5】不好好当审神者去什么隔壁解电机⑧

突然诈尸
想起好久没更解电机了……
摸着良心我有罪_(:з」∠)_
不接受板砖投石兵一刀斩
前文请戳头像▲
食用愉快~





乌鸦小可爱?
好吧,里奥承认,当他看到空地上满地的乌鸦时内心是崩溃的。
一个红唇皓齿的小姑娘(?)就坐在坦克上看着他。
新地图,百鸟朝凤,不,是百鸦朝父。
“这些孩子们很喜欢为父呢,果然乌鸦要比乌龟老谋深算啊。”
小乌丸真是觉得这里亲切极了。
小乌丸:仿佛活在自己的BGM中。
里奥:……
长时间不破译会被乌鸦发现,里奥知道;
威廉奈布克利切有破机debuff,破机会爆花,里奥知道;
乌鸦可以为监管者提供求生者位置,里奥也知道;
他怎么就没听说过原来乌鸦也可以反向骚扰监管者呢?
“哇、哇、哇……”
里奥觉得自己的头上飞满了乌鸦,各种意义上的。
今天绝对是奈布游戏史上最开心的一天,没有之一。
没有讨厌的乌鸦,没有讨厌的密码机,想怎么皮就怎么皮。
开心的奈布和威廉一会儿走一字形一会儿走S形。
里奥盯着满地的乌鸦,偶尔瞥到不远处皮上天的三个人,欲哭无泪。
“咔嚓。”
只剩一台密码机了。
直奔下一台密码机的审神者抹了一把汗,微微一笑。
不愧是父亲大人……带小乌丸来真是对了。
但是威廉奈布克利切,这不是你们让我一个人破五台机的理由!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emmm其实鱼唇的昭然已经有一阵没碰游戏了Ծ‸Ծ
感觉自己很方脏啊
约瑟夫小哥哥真是美如画

【刀剑乱舞(药研婶)】贪生怕死(下)

完结撒花~
被自己的进度蠢哭了
还是不要脸的跪求红心蓝手评论
食用愉快~

【刀剑乱舞(药研婶)】贪生怕死(上)
【刀剑乱舞(药研婶)】贪生怕死(中)

(28)
我早该想到的,时空溯行军力量增强。
回到房间,我找出那套一拿到就被我压在箱底的审神者出阵服。
审神者战斗守则第七条,审神者随同出阵,可根据战况进行指挥,提升刀剑战斗力。
第二天,我一身戎装站在他们面前。“我和你们一起出阵。”

(29)
药研愣了一下,然后向我伸出手。
那笑容宛如一朵鸢尾绽放在他的唇角。
“好。”
“我会保护你的。”
不是“大将”,是“你”。

(30)
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我会做出与那天相同的选择。
情报错误,我们被围困在阿津贺志山的一个山坡上。
我们,还有另外两队审神者随队的队伍。
面对潮水般不断涌上前来的时空溯行军,所有人的心中都升起一股无力感。
萤丸的制服已经破损;山姥切的披风早已不见;虎彻兄弟不知是第几次二刀开眼……
眼前还是无穷无尽的时空溯行军,那个身材娇小的审神者小腿上的伤深可见骨,她面如金纸,挣扎着将白符扔出去;另一个梳着高马尾的审神者紧紧地抿着唇,她的一期一振攥着她的手,阻止她打开那卷生命卷轴……

(31)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场赌上生命的博弈。前线崩溃,我们,和后方正在撤离的大部队,不会有第二个结局。
药研挡在我的身前。
他满脸血痕,别过头,轻轻的说道:“我会保护你的,别害怕。”
我伸出手,拭去他脸上的鲜血。
然后,我听见自己平静到冷酷的声音。
“让开。”

(32)
“神圣之火持续只有三十秒,”
“所有刀剑可以进入无敌状态,”
我用平生最大的声音喊道:“别犹豫,一波走起啊。”
“超级御守,启动。”

(33)
金光亮起。
局势逆转的过于突然,时空溯行军措手不及。所有人疯狂的输出,终于再次打退了时空溯行军的进攻。
我的身体在神圣之火中燃烧。
呵,这可是无敌buff。
最后,我在药研充满惊愕与绝望的眸子中看到了即将燃尽的,微笑的自己。
“照顾好大家,还有,”
我爱你。

(34)
切,不甘心。
没办法,御守都是消耗品,破碎了就是破碎了。即使我是时之政府研究出的超级御守。

(35)
如果你一出生就被告知了自己的死亡,你会怎样?
我不知道,我贪生怕死。
面对那些不知何时会耗尽我生命的刀剑,我只能一味逃避。
现在想想,我会那么亲近药研,是因为他高明的医术吧?
真是可笑,到头来耗尽我生命的,是我自己。
心甘情愿。

(36)
这样,一切就结束了。

(37)
……吗?

(38)
我坐在轮椅上,看着我家刀刀们将时之政府研发部的人挡在本丸外,笑得前仰后合。
想把唯一一枚可以自动恢复灵力的超级御守带回去?呵呵,窗户都没有!
审神者是我们的!
药研说我的体内存在一个灵力源,这次只是因为突然透支才会导致昏厥。只要使用得当,我再也不用担心哪天会因为被使用而破碎掉。
再过两周,我的腿也能恢复了。

(39)
“这里风大,小心着凉。”
“反正也没关系,”我耍赖似的抱住来人的腰。“我可是很强的——啊嚏!”
药研揉了揉我的毛,推动轮椅。
“药研。”
“怎么了?”
“阿津贺志山没什么意思,等我好了,我们两个单刷池田屋吧!”
“好。”
“药研。”
“嗯?”
“药研~”
“什么……”
“我爱你。

(40)
少年的胸口,金色的御守闪闪发光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昭然史上最长的短篇!
我做到了!
偶不再单纯是一个段子手了!
【然并卵】
接下来会抓紧一下“好婶表修机”的进度
然后接着短篇
开学后狗啃似的更新看得我男默女泪
一直以来蟹蟹大家

【乱舞繁花(药研婶)】贪生怕死(中)

试图转型
跪求红心蓝手评论
食用愉快~

【刀剑乱舞(药研婶)】贪生怕死(上)
【刀剑乱舞(药研婶)】贪生怕死(下)

(14)
我攥着御守的手松了又紧。
“大将,您的脸色很差。”
药研担忧的看着我。
“我没事,药研。”
如果是他的话,可以问问吧……
我鼓足勇气。
“我不给你们御守,会不会,会不会很讨厌?”

(15)
“我怎么会因为这样就讨厌大将呢?”
药研一愣,随即温柔道。
“其他人也不会这样认为的,您大可不必这么想。”
我闭上眼睛,想起仓库里时之政府发的,落满灰尘的御守,轻轻摇头。
“不是这样啊……”

(16)
“药研,借我靠一会。”
我将头缓缓抵在药研的肩膀上。
“都怪我没用……”
药研抚摸着我的头发。
“不是您的错。”
透过黑色半掌手套,我能清晰的感受到掌心传来的温度。

(17)
第一部队出阵归来的情景吓了我一跳。
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伤,宗三更是被长谷部背回来的。
“怎么会这样……”
我喃喃道。
“那个时代不应该……”
“时空溯行军的力量增强了,”
安定沉声道。
“宗三先生替我挡了一刀才……”
伤员被送进手入室,药研照顾。
“啊啊,好像要主人亲自手入啊~”
今剑的撒娇中露出疲惫。
“今剑,主人很忙,别闹了。”
躲在门后的我落荒而逃。

(18)
深夜,所有人都睡下了,我悄悄来到手入室。
“伤员们都已手入完毕,”
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我一跳。
“宗三还在观察期,他在休息。”
我沉默着,看着月光下少年纤细的身影。
“大将应该早些过来的。”
他生气了……
我眼中茫然,心里生出一股无措。满是冷汗的手将衣角拽的皱皱巴巴,酸意涌入鼻尖。
“别哭啊。”
药研伸出手指拭去我眼角的泪水,耳边传来一声细微的叹息。
“真是狡猾啊,大将。”

(19)
我愕然地看着眼前突然放大的清秀脸庞。
半晌,额头上温热的触感消失。
月光下,少年的面颊上浮上一丝绯红。
“咳咳。”
药研轻咳道。
我的大脑瞬间短路,下一刻一个想法脱口而出。
“难道……你喜欢我?”
药研咳的更大声了。

(20)
“为什么……”
“因为大将一直比任何人都在乎我们的状态吧?”
不是啊,明明是我贪生怕死啊……
我突然想哭。

(21)
“……短刀,药研藤四郎;队长,烛台切光忠,以上。”
隔天,依旧是长谷部代替我公布出阵名单。
“另外,主人让我把这个转交给你们。”
长谷部打开手中的包裹。里面,是金光闪闪的御守。

(22)
“大将。”
晚上,药研未脱下出阵服便来找我。
那双紫色的眸子亮晶晶的。
“我们今天杀到了王点,我得到了誉。”
“那很好啊,”
我有一丝紧张。
“有,有没有受伤?”
“毫发无损。”
药研的右手抚上胸口。
“大将的御守,我有保存好。”

(23)
我松了一口气,放在膝头的手松了又紧。
“那个……本来就是用来保护你们安全的。”
我下定决心,抬头看向他。
“药研,我很怕上战场,很怕很怕。我希望它,能代替我保护你们。”
“大将的安全,由我来守护。”
药研吻了吻我的额头。
糟糕,脸上像着火了一样……

(24)
最近,本丸的效率很高。
我终于不用遭受每周一次的点名批评了。
我该高兴的吧?
可惜,这种幸福时光,对于我这种苟且偷生的人来说注定是不能够的。

(25)
那天,时光传送装置的金光闪过,浓重的血腥味惊动了整个本丸。
我第一次奔到了手入室,我一直不愿意踏足的地方。
“不是,不是有御守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他们濒临碎刀的样子令我近乎崩溃。
我已经,分不清自己在疼什么了。

(26)
“抱歉,都是我太心急了。”
身为队长的一期一振道歉。
“不是一期哥的错,”
药研面色苍白的开口。
“是我索敌失误。时空溯行军的力量超出了预期。”
他在我的注视下低下了头。
“……没有珍惜您给的御守。”

(27)
“谢谢你能注意这个。”
我用一种奇异的目光看了他一眼,手中捏出一个手诀。
众目睽睽之下,一道刺眼的光芒从我的体内迸出。
那是纯粹的灵力,所有的刀剑恢复到樱吹雪的状态。
我在一干刀剑惊愕的目光中,沉默的离开手入室。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刀剑乱舞(药研婶)】贪生怕死(上)

尝试转型,全文修改
跪求红心蓝手评论
食用愉快~

【刀剑乱舞(药研婶)】贪生怕死(中)
【刀剑乱舞(药研婶)】贪生怕死(下)

(0)
时之政府研制出一种新御守。
据说,装备这种御守,即使全队战线崩溃,也能被平安带回本丸。
此消息一出,爱刀心切的婶婶们再也坐不住了。毕竟在这段时空溯行军与日俱增的时期,有了这种御守推图不是梦。
最重要的是自家刀刀的安全多了N层保证啊啊啊。
不过,目前该御守处于测试阶段,距离上市还有一段时间。

(1)
我敢肯定,强迫我在卖身契,啊不是,入职申请书上签字的那个人只是肤浅的相中了我的灵力。
我这么重视安全的谨慎特点怎么一点都没被发现呢?
我一边想着,一边将扯着我的裙角企图将我拽去出阵的狐之助扔出了房间。

(2)
灵力MAX,其余各项都是F,入职以来从未上过战场……
例行周会,我在诸位同僚强烈谴责的目光下笑得尴尬又不失礼貌。
“大将真的不考虑做出改变吗?”
黑发紫眸的少年握着我的手,轻声问道。
“我会保护大将的。”

(3)
“我不要。”
我一边回握住他的手,一边特理直气壮的说道。
“我上战场就是去送死!”
药研顶着众目睽睽的压力凑到我的耳边。
“不会的,大将很厉害,而且我一定会保护大将的。”
我把头摇得像一个拨浪鼓。

(4)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贪生怕死。
我,首玉,审神者,优点:灵力爆表,被誉为“行走的灵力源”。
缺点:贪生怕死。
说起来,每周都要陪我受到批判目光的洗礼,真是辛苦药研了……

(5)
“哟,大将,我是药研藤四郎,我的兄弟们还好吗?”
见到他的第一刻,我便感到一种莫名的安心。
大概是因为他医术高明?
这对于一个处于陌生且动荡环境中恐惧的人来说实在是难得可贵。
所以,药研一直是我的近侍。
即使他做出来的食物苦的要命。

(6)
“我会保护好大将的。”药研认真道。
其实他一直在这么说。
“如果不放心的话就带上我吧”之类的。
明明我们的身高相仿——或许我还要高上一些,我却从他略显单薄的身躯看到了坚定的保护姿态。
“我当然知道啊。”
心底蔓延开奇怪的感觉。这是怎么了?

(7)
我和隔壁的婶婶在演练场进行日课切磋。她望着不远处旗鼓相当的两支队伍,感叹到:“明明你的推图速度堪比PAPA,但你家刀却这么厉害。”
我十分得瑟。
“因为我灵力高啊。”

(8)
呃,被她近身,然后摁在地上摩擦了。
在“啊啊啊灵力高的欧洲人”摇晃领子的怨念中,我轻描淡写地笑了。
厉害,才不会受伤。

(9)
可惜,我没能得瑟多久,时势比人强。
连着三个月,时空溯行军的攻势猛增。
然而,在几次联合作战中,我们的队伍屡次在距王点一步之遥时撤退,险些使大部队陷入困境,也错失了剿灭时空溯行军的最佳时机。
周会上,我被主席训的抬不起头来。

(10)
“为什么撤退?为什么撤退!”
“我没有给出阵刀剑装备御守,”
等他说的口干舌燥,我才平静的接了一句。
“会碎刀的。”

(11)
“发给你的年终奖呢?小判呢?被你吃了吗?”

(12)
隔壁前辈来找我时满脸的不赞成。
“你不是很喜欢那孩子吗,为什么不随队出阵,也不装备御守?”
她略带责备的说着,塞给我一个蓝色的御守。
“受伤的话心疼的还是你吧,要好好爱惜他们哦。”
“我……”

(13)
蓝色御守上前辈的温度还未散去。
爱惜……他们吗?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这是和药总谈恋爱(⑉°з°)-♡
应该……甜?
呃女主会给人一种渣婶的感觉?但请相信她吧~( ̄▽ ̄~)~
欢迎评论(๑>؂

【刀乱×D5】不好好当审神者去什么隔壁解电机⑦

欢迎父亲大人到来庄园~
剧情慢热
不接受板砖投石兵一刀斩~
上一篇在这里▼
不好好当审神者去什么隔壁解电机⑥
食用愉快~




“……”
“……”
一秒变怂。
他们又不是那位大佬,找庄园主就是分分钟送上门被秒的节奏啊。
所以,当审神者与本丸的父亲大人抵达欧丽蒂丝庄园时,一群人开始大眼瞪小眼。
“这就是你带来的帮手?”
威廉不屑道。
“这么瘦弱能干什……”
他的话音未落,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所有人眼前一黑,四……五人上桌。
其余四个人看着坐在长桌上老神在在的小乌丸,面面相觑。
小.真上桌.乌.爸爸.丸。
“哦呀,时空溯行军的偷袭吗?守护晚辈也是为父的责任啊。”
小乌丸双眸微微眯起,伸手按住刀柄。
审神者不满意地摆弄头发。
“臭小子越来越随便了,居然搞突袭……连口水都没喝呢,哪门子的待客之道。”
通过监视器观战的某人连打了几声喷嚏。
瞧瞧今天的选手,奈布,克利切,威廉,都是皮(断腿)的好手啊。
奈布将护臂放在桌上,一脸严肃。
“白夜,你带着她去解电机吧,屠夫交给我们,别让小姑娘受伤了。”
小姑娘……针孔摄像机那头,刚刚连接成功的众刀们听到这句石破惊天的发言后似乎听到了什么破碎的声音。
那位戴绿帽的(划掉)先生,祝您好运。
小乌丸浅笑的脸上出现一丝裂痕。
“看来为父被小瞧了呢。”
为父……
奈布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军工厂,里奥值班。
本想趁着周末和闺女交流一下感情的厂长看到今天的求生者名单更不爽了。
都是些猴子似的家伙!既然有小姑娘在,早知道让杰克来了!
里奥颠了颠手中的脆脆鲨。
今天军工厂的风不是很喧嚣啊——呸,不对。
里奥终于发现了不妥之处。
乌鸦呢?
总是为监管者通风报信的乌鸦小可爱呢?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恭喜偶解锁新技能“超链接”
似乎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也可以了呢
(ಡωಡ) (ಡωಡ) (ಡωಡ)
果然一放假整个人都变懒了。
咸鱼躺平
最近又入了我英的坑……
已经听到我家三日月磨刀霍霍的声音了
炒鸡喜欢相泽老师
来来来,谁谁谁陪我来一段师生恋(ಡωಡ)

【刀乱×D5】不好好当审神者去什么隔壁解电机⑥

※敌方刀剑即将到达战场,请监管者们做好准备※
不接受板砖投石兵一刀斩~
食用愉快~





今剑红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审神者。
“还是说……阿路基sama有什么不方便告诉我的呢?”
很好,是三条大佬,耍心机的三条大佬。
“呵呵,怎么会……”
审神者干巴巴的笑道。
“我只是有需要做的事情啦……而且应该不允许你们进入吧,狐之助?”
蛋花鬼脸狐假装听不到。
很好,以后没有油豆腐。
在一干刀剑们愈发灿烂的笑容下,审神者眼珠一转。
“好吧,我可以把你们带进去,不过,人选我来定。”
她的眼中闪烁着诡异的光。
在刀剑们煎熬的等待下,第一位被审神者选中的刀是小乌丸。
任今剑如何撒娇也没用。
入选理由——堪当大任???
于是父上大人不得不躲在手入室才不至于被前来嘱托的刀剑们骚扰。
“我们走吧,小乌丸大人。”
第二天早上,审神者笑颜如花,仿佛完成了什么了不得的预谋。
小乌丸下意识摸了摸领口——
御守极和针孔摄像机都在。
审神者没有注意到小乌丸的小动作,她正兴高采烈的和欧丽蒂丝庄园通电话。
“喂喂,艾米丽吗……是我啦,我今天会带一个,呃,同伴过去,你让庄园主那家伙准备点好吃的啊。”
此时,欧丽蒂丝庄园。
就怕气氛突然安静。
“所以说……那个机器其实是可以用的?”
电话挂断良久,幸运儿哆哆嗦嗦地开口。
电铃响的时候他们差点被吓死好吗,以为又是庄园主的幺蛾子啊喂!
特蕾西接话。
“不可能!我明明都检查过的!”
“关键是,那女人还要带个人过来。”
弗雷迪的镜片反过一道白光。
第一次见到这个从天而降的审神者,她确实拿着一封邀请函。但她的种种行为还是透露出怪异。
至少,她可以随意进出庄园……
所有人都意识到了这件事,现场瞬间沉默。
半晌,艾米丽讪讪地开口。
“可是现在,我们该怎么告诉庄园主准备好吃的?”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作者菌的碎碎念:
关于本章的电话……请不要过于考究。
剧情需要就懒得纠结第二次工业革命是什么时候的了
_(感觉到偶的历史老师的杀气(:з」∠)_
本来的设定是尽量和监管者保持距离的,但现在写奶布×女主感觉很尴尬
(奶布根本没出现)
(穿着刺客披风脚踩牛仔的奶布应该是来接我的路上上椅了)
所以暂时还是爪爪杰
审神者D5的设定会在接下来的几章放出
最后,父上大人会怎样搞事,审神者的眼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欢迎评论~( ̄▽ ̄~)~

【刀剑乱舞(长谷部×女审神者)】我们约会吧(特番)

有事深夜一发~
算是 @狸岸 小天使的点文
hsb约会专场请签收~( ̄▽ ̄~)~
文笔渣见谅
ooc都是我的
食用愉快~






游乐场——长谷部
“请,请您与我约会。”
明天难得的假期,是你心心念念的与长谷部的约会。
现在你回想起烟灰发色的青年红着脸,结结巴巴的递过一张粉红色请柬的样子,脸上抑制不住的微笑。
“穿哪件衣服好呢?”
你皱着眉挑选着明天要穿的衣服,满心期待着明天的到来。
然而……
#
“抱歉,您的背包中有违禁品。”
刚刚过游乐场的安检,你们就被拦住了。
“真是的,长谷部,出来玩怎么还带了本……刀啊。”
“真是抱歉,主……亲爱的。”
他怎么不记得带了本体?!
“你真的把本体放进去了?”
药研挑了挑眉,不赞同的看着旁边打酒嗝的不动行光。
“嗝,谁叫他……”
#
好不容易混过安检。
“长谷部,我们去坐海盗船吧!”
“呦西,欢迎大家乘坐本艘海盗船,我是船长Mr.鹤,”
这个海盗船你是常玩的,没听说还有表演节目。
而且船头上那个白得反光的人怎么那么眼熟啊。
“不好,敌对势力萨达组来袭,大家准备迎敌。”
“太慢了太慢了!”
看着白色身影和黑色戴眼罩的人打得火热,你们悄悄溜下船。
#
“呃,不如我们去坐跳楼机吧。”
设施垂直升高,你盯着脚下越来越远的地面有点紧张。
突然,邻座传来聊天的声音。
“嗯,有茶梗立起来了呢。”
“真的呢,只是这样,毛发会乱的。”
“这样的景色,大包平也能看到就好了。”
“哈哈哈,甚好甚好。”
你僵硬的抓住长谷部的手。
“跳楼机真好玩哈哈哈哈哈。”
#
“呜呜,大姐姐,我找不到妈妈了。”
刚下跳楼机,你们便被一个戴着夸张心形墨镜的橘发小萝莉拦住了。
“那姐姐带你去找妈妈好吗?”
“嗯~谢谢大姐姐~”
小萝莉紧紧抓着你的手。
在你仔细寻找小萝莉妈妈时,梳着双马尾的小萝莉抬起墨镜,宝石蓝色的大眼睛冲长谷部飞去一个“计划通”的得意眼神。
当你把小姑娘交给她妈妈时,你的表情也是十分微妙的。
水蓝色头发扎着花头巾画着浓妆的大婶
礼貌而不失尴尬的微笑。
“……谢谢您帮我找到我的欧豆……孩子。”
#
“……阿路基,我去为您买个棉花糖吧。”
然后,长谷部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面前飞快排满了人。
“好厉害,是棉花糖,庆典要用的吗?”
“我想要人妻的棉花糖!”
“吃了棉花糖就能长高了吧。”
“呦西,比比谁的棉花糖大吧!”
……
那边的小盆友,把你脚边那五只攻击性猛兽收一收好伐?!
#
最后还是买到棉花糖了。
你和长谷部肩并肩的走着,叹了一口气。
“不知不觉天都黑了,感觉没玩什么啊……总有种被盯上的感觉。”
“阿路基,”
长谷部忽如抓过你的手,注视着你的眼睛。
“现在,跑!”
“诶诶诶!”
不愧是梦幻坐骑长腿部。
你们在摩天轮前停住脚步,然后长谷部又拉着你跑上了摩天轮。
“啊,夕阳真的好美啊。”
随着摩天轮缓缓上升,你忍不住赞叹道。
“本来是想等到夜幕降临……现在看来,情况有变。”
长谷部苦笑一下,随即调整了表情,紫藤花色的眸子中满是认真。
摩天轮停在了最高处。
“我,喜欢您。”
#
“真是的,还用敬语吗……”
夕阳余晖掩映下的告白。
今后的故事,才开始呢。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恭喜首杀的 @狸岸 小可爱✪ω✪

药总的文啊~脑洞有啊~我就是真的懒得写啊~

【刀剑乱舞(段子)】我们约会……吧?②

第二波走起~
食用愉快~




背景:
好不容易熬到放假
有什么比在酷暑难耐中来一次甜蜜约会更令婶怦然心动呢?
但是这真的是约会吗……

5.电影院——蜂须贺虎彻
你约了蜂须贺去看电影。
听说,他为了显示重视,特意穿了出阵服。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电影院,恍若白昼。

#虎彻真品自然是耀眼的#
#我希望你只注视着我#

6.餐厅——烛台切光忠
你为什么要来餐厅约会?
你家光忠的厨艺吊打米其林大厨好吗?
拉过还在品评菜肴合不合你口味的光忠,
亲亲热热的回家吧。

#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我吗?我想吃的是……(意味深长)#

7.公园——小乌丸
父上大人答应了和你约会!
花式炸裂的你丝毫没有意识到将地点定在公园的后果。
墨发红衣的小乌丸笑容明媚了天地,
你的身边,一地乌鸦。

#感觉被乌鸦抢了男朋友#
#嘎嘎嘎嘎嘎#

8.水族馆——一期一振
你和一期一振秘密策划了很久的浪漫水族馆双人行。
当你精心打扮赶到时,
粟田口全家冲你招手。

#抱歉,弟弟们吵着要一起来#
#一家人出来玩也好 ,不是吗?#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手头存着一个药总的短篇
文笔日常喂狗
所以我到底发不发呢(沉思)